雏交黄文 有没有写的很细的黄文

跟玉皇大帝合影这事真没有,哥们是不能乱说的。他们之中还有人懂的什么是鬼耆,问我真的杀过一只?我摇摇头,杀的不止一只,有好几十个吧。这帮杂碎又来气了,将哥们摁在地上又是一通狂扁。

地府大爷不开花的,怎么让新死鬼魂这么弱,并且死后不能把真气带过来,不然我把这仨杂碎揉碎了再捏扁了,丢茅坑里臭上三天三夜。太尼玛欺负人了,挨打不能还手让哥们感到无比的窝囊。

这顿暴打之后,再问通灵鬼差的事,哥们只有说是瞎掰的,他们这才放过我了,笑骂几句完事。最后仍旧追问到底犯啥事进来的,我于是编个谎话说因为骂了阎王爷几句,才被勾魂的。这他们居然信了,我觉得他们就是不折不扣的仨二货,并且外带脑残加白痴!

鬼也是要吃饭的,到了饭点,鬼差递进五大盘跟狗屎一样的东西,完全认不出是啥材料做的。我这时多了个心眼,饭要让老大先吃,于是靠在墙上没动。我身边的两个家伙也没动,看来早知道这规矩了。

王大龙端起三大盘饭递给床上的“大哥”“二哥”,然后他自己端起一只盘子往另一只盘子里划拉半盘饭,转过身递给我们仨:“吃饭吧。”

哥们眨巴眨巴眼,心说不会吧,你们这也太霸道了,三个人吃四份半,让我们仨吃半份,能吃饱吗?再说地府也缺德,六个人怎么只送五份饭?是不是把大爷我给忘了?我忍着气没接,另外俩家伙忙不迭接过去,理都没理我,争先恐后的吃起来。

有没有写的很细的黄文
雏交黄文

“怎么,心里不服气?”王大龙见我脸色不对,端起盘子冷声问。

我没出声,这会儿心里窝着火,怕开口就会惹祸。哪知这杂碎还不放过我了,窜过来就是两个嘴巴子,大声骂道:“憋在肚子里不说的肯定不是好话,你他妈的怎么养出你这么个杂种……”

士可杀不可辱,打哥们没事,骂两句无关痛痒的脏话也不往心里去,但辱及老妈,我就再也忍不住了。一把掐住了这杂碎的脖子,抬起左手往他脑门上糊去。脑门是鬼窍,被打中之后严重的会魂飞魄散。这杂碎立刻就慌了神,往后用力仰脑袋躲避,被我这巴掌扇在鼻梁上,登时鼻血长流,让哥们十分解气。

床上的两个杂碎一见我居然敢动手,立刻跳下来,又将我摁在地上一阵开打。我忍着痛骂道:“有种你们把大爷打死,不然总有一天我会剥了你们的皮!”

这一骂,仨杂碎把哥们揍的更狠。好在是变成了鬼,要做人的时候这么被扁,肯定早被扁死了。但一天之内被狂揍三次,做鬼也招架不住,此刻感到全身麻木冰冷,已经奄奄一息了。估计再打上一会儿,哥们魂魄会散开。

正在这时,鬼差推门进来,看到这副情形连忙喝骂:“他娘的都给我住手!”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