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交车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XXⅩ000

127血腥玛丽?

童成拧着个眉头想了半天,要说这孩子,面无表情的时候,还算得上是一帅哥,可一旦有任何表情,那跟面瘫是没有区别,眉头皱得都能打个蝴蝶结了,面上还跟瓷碗似的,平整一块,就冲着这表情,日后继承邱老六衣钵之后,定能将那鬼小吃发扬光大,原因是这表情,鬼见愁。

“没有!”童成想了老半天,得出这么一个结论,一直在旁边期待着的邱老六,一听闻这话差点一拳擂过去,挥了一半生生的卸了力,收了手,一拳打在秦沐客厅内唯一一张桌子上,抖落了一地的灰尘。

“你再仔细想想。”看着童成眉头那个蝴蝶结,立马变平了,有些怀疑童成掉的那一魄是哪一魄,该不会是主智慧的吧?

“没……”童成没有刚刚皱了起来,吐出一个字,突然眉头一松,那感觉好像是蝴蝶结被人陡然间拽开了一般:“有了,那晚上喝的酒很奇怪。”

赵老实差点没喷了,眼前这货真心在考验他的耐心啊,什么叫做酒很奇怪,是颜色太奇怪还是你压根没见过所以才奇怪。

秦沐显然也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,凉凉的道:“没了?”

邱老六则是在一旁不断的拉扯着他那满头卷曲的头发,一根根的,都快要扯直了,完全赶上大美发院的手艺。

“是很奇怪啊……”秦沐已经确定童成所丢掉的那一魄应该是主智慧的,不然怎么在房间里四个大男人明显的脸色不好的情况下,还能独自一人说得津津有味。

XXⅩ000
XXⅩ000

“哎,你们是不知道,那酒,啧……那颜色,跟血一样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童成再次皱起了眉头。

秦沐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,让这童成好好想想也好,有助于他想起后面的事情,若是真缺了主智慧的那一魄,那还真有些麻烦,不过看童成现在的样子,只是记忆力不大好,行为上倒没有退化到几岁的时候,应该无甚大碍。

“然后怎么了?”赵老实给这位憋的心里大为不舒服,赶紧跟上一句。

童成在那“然后”了半天,让赵老实一参合,一拍大腿:“忘了。”

“你说你这败家玩意儿你……”邱老六给气得,差点跳脚。

“不是啊,我喝了一口我就晕了,我也没看清啊,只是觉得这酒颜色特别怪,跟血似的,然后据我朋友所说,那酒还有美容的功效,喝了能年轻!”童成让邱老六一吓,剩下的话跟倒豆子似的,悉数倒了出来,还不带打结的。

“喝了能年轻?”于修抓住了最关键的,连忙问道:“是什么样的东西?”

“我……我不记得了……”童成看着邱老六再次提起的老拳,直缩脖子,“我真不记得了……就记得红红的,跟血一样,还有血腥味……”

“血腥玛丽?”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司空露突然开口了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