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和将军的高h文 和皇帝妻妾偷情的黄文

还好后来遇到了“招阴人”李善水,不是他的救命三万块,我相信自己肯定挺不过来。

这人咋说呢?

我既感激他,又有点恨他。不是他的话,兴许我不会经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,好几次差点把自个儿的命搭进去。

看着红着眼眶的刘大脑袋,我告诉他,不管啥说,他有良心。至少不欠农民工的钱,就这一点!别的不说,我陈程佩服他。

我有个朋友,他说过一句话,“日子难过天天过,办法总比困难多”。人出生的一刻,为啥都是哭?那说明他很清楚,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受苦的。

活一辈子,但求问心无愧。出生的时候是哭着,只希望死的那天,能笑着离去。

你说,是不是这个理?

刘大脑袋笑开了花,怪异的瞅着我。说他这大半辈子走过来,领悟到的道理,我年纪轻轻就看得这么透,他还真是白活了。

举起了手中的酒杯,刘大脑袋说这杯酒,他敬我!

我说敬啥?要敬酒也是我敬你。实在不行,咱这杯酒,就敬“活着”吧!

两人都笑了,碰了一杯,一仰头,狠狠的喝了。

“咕咚咚”的一饮而尽。喝光了之后,他看着我,好奇的就问,说他的故事就这样,我的呢?

我抓起一支羊肉串,狠狠的撸了几口,瞅着刘大脑袋。我说不是我不想说,而是这事情吧,说出来了他可能都不相信。

公主和将军的高h文
公主和将军的高h文

刘大脑袋说还有啥不相信啊?要不相信我,之前就不打电话给老板了。

我笑了,说那就行吧!

于是,大致的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,抽了几件来说一说。

听得刘大脑袋,那眼珠子都瞪圆了。瞅着我,他说牛X啊!真没想到,在你小子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

被这马屁一通拍,挠着头,我尴尬的就笑了。

刘大脑袋又感叹自嘲的说,之前还想让我到他的工地上接着干活儿呢?这下看来还是算了吧。一个“擒仙人”,再去搬砖,那真是天大的玩笑。

我瞪大了眼,顿时急了,说别介!我现在日子过得可困难了。擒仙人,那也得有野仙来擒是不?但这年头,野仙比鬼还少,没活儿的时候,我只能是饿饭了。所以,咱还是去工地上,兼点零工比较好。

刘大脑袋翻了个白眼儿,说要干活儿也行啊。关键是……如果工地做不下来了,他这份工作没了,到时候上哪儿找饭吃啊?

我说他是死脑筋,活人能给尿憋死了?实在不行换个地方就是了。哈尔滨这地方,说到底还是没有北上广厉害啊,去哪儿,分分钟发财。

刘大脑袋说我就吹吧,动不动发财,哪有这好事呢?

那天晚上,我们吹了很多,也吃了很多。

临别分手的时候,我问刘大脑袋,他现在还要不要去工地上班?

刘大脑袋直摇头,说我今晚上讲了这么多恐怖的事情。他就算是有贼心,也没贼胆了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