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大好深好想 啊啊啊啊啊啊快点深点

唐安宁气呼呼地瞪着白训庭,见他脸色青白,情绪十分不好的样子,顿时不敢再说话。

这个时候,还是别太刺激他,否则,万一做出什么过分的事,自己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。

但这样耗下去,也不是办法啊。

白训庭给她吃的,应该是安眠药之类的东西,大脑一直昏昏沉沉,浑身乏力,完全靠咬舌头,才保持着清醒。

不过这也幸亏她在小时候,被荆辛丑虐待的那两年,经常接触药物,所以有一些抵抗能力。

可是她不知道这个药效,会持续多久。

在那之前,自己就是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小羔羊,只能任人宰割!

叮铃铃——

就在唐安宁惶然无措时,包里的手机,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音乐。

一定是顾北清给她打电话了!

记者招待会马上就要开始,她还没有现身,肯定开始着急了吧。

拜托,顾北清,就算我没有接电话,希望你别生气,更误会我这次也放鸽子,别置气不理我,快来救我!

“那个,能帮我拿下电话吗?你也知道,下面的记者招待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要是找不到我,肯定会乱套的。”

唐安宁很想马上去拿手机,可是白训庭就在跟前眼睁睁地看着,她没敢乱动。

“是他在找你?”

白训庭看了她一眼,脸上并没有特别的神色,并倾身过来,去拿她包包。

好大好深好想
啊啊啊啊啊啊快点深点

他口中的他,自然是指顾北清。

唐安宁却没敢确定,只是乖巧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看看。”

这是关键时刻,越不能急不能慌!

但是顾北清,希望这次是你打过来的,一定是!

白训庭从她包里拿出手机,唇角勾了勾,然后把屏幕转向唐安宁,问道:“是他吗?”

唐安宁一看,来电显示“大魔王”,可不是顾北清吗!

于是点了点头:“是他。”

说着,就咬着唇,紧张地看着白训庭。

其实她很希望,他把电话挂断,选择拒听。

那么顾北清或者会很生气,以为自己又放他鸽子,然后怒气冲冲非要抓回她不可。

要么他会猜到,自己遇到麻烦了,一样会想尽办法来救自己。

白训庭目光紧紧地看着手机屏幕上,大魔王三个字。

内心也有些微的犹豫,是接,还是不接。

与此同时,2602门口,顾北清拿着手机,目光却深深地望着,眼前虚掩着的门。

一阵悠扬而又熟悉的手机铃声,正从里面隐隐传来。

那正是唐安宁的手机铃声,专属于他的乐曲。

可恶的小狐狸,果然在里面!

难道她都不看时间,不知道记者招待会,马上就要开始了吗!

正要推门,手机却突然接通了,但里面传来的,却不是唐安宁熟悉的声音,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“你好,顾总。”

1 2 3 4 5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