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 日 田 甲 对应A B C D 有奶纯肉辣文

身边有两个美女围着转,说起来应该是很爽的事。可是哥们爽不起来,一个是财大气粗的白富美,一个是令人闻名丧胆的鬼耆。无论在哪一方面前,哥们那就是一小受啊!

萧影虽然温柔大方,但挖坑本事却是天下无双,在十分谨慎、如履薄冰的情况下,哥们依然是屡屡马失前蹄,坠坑不断。在她跟前,我承认技不如人。死小妞就甭说了,纯粹一个女王型的,她不应该是一个女鬼,而是一个霸道和睿智于一身的魔鬼,在她面前,我只有低头膜拜的份,一不小心,脑门准受伤!

我们仨坐上了去往福建的火车,死小妞显得挺兴奋,她的性格是不安于现状型的,没事总想找点刺激。她本来就热衷于鬼王真墓的事,只是我不感兴趣。在火车上,喋喋不休的跟我说,到了地头,一定要做足了准备,比如登山、除鬼、食品以及各种必需器具,说的我都烦了。

我于是跟她说,盗墓这事不用我们操心,大嘴荣经验丰富,到时候一切听他安排就行了。

“我只不过提醒你几句,猪头!没意思,我睡觉去。”

大嘴荣上车就灌了一瓶白酒,漫长的二十多个小时的旅途中,一直处于昏睡状态。从今天发现,他那张盘子一样的大脸,瘦了一圈,嘴巴好像也有点缩水了。

萧影皱着眉头说:“他整天不吃东西,我怕到了武夷山,根本没力气爬上去。”

对应A

我叹口气说:“可是劝他不听。”

“你不如骗他一下。”萧影眨眨动人的美眸说。

我迎着她的目光眨眨自己的一双贼眼问:“怎么骗他?”

“你就说跟小鱼又通灵了一次,听说他茶饭不思,就很伤心,要让他振作起来,不然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,点点头道:“这办法不错,看来女人骗男人就是有手段。”

萧影双手在胸前一负,脸色阴沉如水,我立马知道说错话了,赶忙嘿嘿笑道:“被女人骗的男人才幸福,你看你都不骗我,所以我就不幸……”哥们又脑残了,扯这个干吗?

“你是不是很想让我骗你?”萧影忽然脸色一变,笑靥如花的问。

哥们眨巴眨巴眼,又白痴的了说一句:“我还想多活几年……”

于是,这一路萧影不再搭理我了,闭着眼睛不知道睡着了还是在假寐,直到站点,她也没睁眼看我一下。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,都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,明明很大方的人,突然却变得很小气,不知怎么就生气了。

下车时大嘴荣醒过来,迷迷糊糊的跟着我们出了车站。现在正好是十二点,就近找个餐馆吃饭。大嘴荣又叫了两瓶白酒,萧影跟我使个眼色,哥们心领神会,伸手按住了大嘴荣才要端起的酒碗。

“在火车上,我通灵到了小鱼!”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