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梯里做污污的事 晚上回家做在车上听音乐

一晚上的折腾,秦山浩和任徐尧都精疲力竭的,早晨的闹铃响了很久两个人才迟迟的起来。任徐尧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快要散架了。他只是没有想到,秦山浩的是夹杂着温柔和粗暴对待了他了一晚上。

结果以至于太兴奋,自己的身体几近控制不住了。醒来的时候。秦山浩眉眼带笑的看着任徐尧。摸着任徐尧的头发。“睡得好么?”这问的话让任徐尧无言以对,两个人并没有睡好尤其是任徐尧。身上很痛的。

任徐尧可怜巴巴的看着秦山浩。“你觉得我能睡得好么,我快被你折磨的散架了好不好。真是累死了。以后不要了。”任徐尧犯了一个身子背对着秦山浩,就这么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身上都超级疼。

秦山浩凑了上来,揉着他的身体缓解他的难受。“对不起么,我们正值年轻你要理解我一下。嘿嘿。怎么可以以后不来啊,你这是要憋死我么?”说着秦山浩的手又开始不安分了。任徐尧直接害怕了。

“好了好了我错了,求你不要乱动了。真的,给给给。以后给,今天还要上班呢,我感觉自己都快起不来了。”任徐尧觉得自己的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。酸痛的感觉遍布全身。秦山浩揉这的手就没有听过。

“那我背你去上班好了,你要是不介意的话。当然了也不是白背的。你觉得怎么样。”任徐尧觉得这样很不好。自己才不要呢。赶紧起来了。如果再不起来的话很有可能就要被秦山浩背着去单位了,那岂不是丢死人了。

楼梯里做污污的事
晚上回家做在车上听音乐

任徐尧起来以后就像是行动缓慢的老爷爷,挪过来挪过去的。秦山浩的精神状态比他好了太多,任徐尧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他没事,自己快断掉了。“你不疼么?不难受么?”秦山浩在任徐尧眼前晃来晃去的。

秦山浩笑呵呵的摇了摇头。“这不公平,为啥你这好好地,我就疼难受。”任徐尧觉得现在自己一坐下都难受,只能站着缓解自己的身子。

“啥叫不公平,谁叫你平常不锻炼就知道在家里躺着,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警察局的,你以后给我锻炼去,搞得我昨天晚上都不敢使劲。”秦山浩的话一出任徐尧一脸的无语,还不使劲。还要怎么使劲啊。

任徐尧点了点头,看来自己以后真的要加强锻炼了,起码不能让秦山浩瞧不起自己才对。就这样,走起来都是别别扭扭的,终于到了单位任徐尧的感觉就是虚脱了一般,来到办公室的时候,把白伊雪吓了一跳。

“哇,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?黑眼圈这么重,脸色还这么白,不会是又生病了吧。”白伊雪觉得任徐尧就是个刚出来的奶娃娃,体弱多病的。

任徐尧咬着牙看着门外刚过去的身影。“那你应该问该死的秦山浩,都怪他。”白伊雪看着任徐尧这个神情,又看见身子,突然心里明白了什么,可就在这个时候,秦山浩突然走了进来,把门一关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