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必湿的污文短篇小说集

1820:我也是

一切都显得很顺利,可以说此时的他们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,水到渠成。

但是此时,却听到了隔壁杯子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,一下子把俩个人惊住了。

莫小鱼看看杜晓婉,杜晓婉也看看他,一时间俩个人就僵在这里了,莫小鱼知道,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而莫小鱼此时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,相反,他也在想,机会难得,尤其是在杜晓婉的家里,在她的闺房里得到她,不是更有意义吗?

“我觉得我们该去看看他”。莫小鱼说道。

杜晓婉喘息着点点头,说道:“你不许走,跟我一起去”。

她怕莫小鱼趁机跑了,所以这么说道。

“你放心,我和你一起去”。莫小鱼说道。

于是杜晓婉一把扯下了自己的罩罩,就在莫小鱼的面前,套上了一件棉质的体血衫,看着莫小鱼怪怪的眼神,羞怯的一笑。

莫小鱼的眼睛有些挪不开了,他不明白今晚自己这是怎么了,以前都是能躲她多远躲多远,今天居然把持不住自己了。

俩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她的卧室,她在前,莫小鱼在后,走进了杜曼山的卧室,床头的灯开着,莫小鱼看到了杜曼山床头的杯子掉在了地上,碎成了几块。

很可能是杜曼山想要喝水,但是伸手拿杯子时碰掉了,莫小鱼看着杜晓婉把这些碎了的东西都扫干净,然后又倒了一杯水过来,服侍着杜曼山喝了。

看完必湿的污文短篇小说集
母与子乱欲

关掉了床头灯,正想转身出去时,一转身就到了莫小鱼的怀里。

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莫小鱼抱在了怀里,杜晓婉一声不敢吭,不知道他想什么,还没等自己说话呢,就感觉到他的手像是章鱼的触角一样袭击了她身上的所有部位。

“别,不要在这里……”杜晓婉小声哀求着。

“你不喜欢吗?”莫小鱼问道。

“不是,别在这里,去我的房间吧,被他发现我就死定了”。杜晓婉哀求道。

但是莫小鱼却没有就此放过她,反而是把她往前推,让她背对着自己,抱在自己的怀里,再往前走一步就是床了,眼睛适应了黑暗后,都可以看到杜曼山的表情了。

她一边听着父亲的鼾声,一边忍受着莫小鱼的骚扰,这种感觉让她有一种偷的快感,有些把持不住了,再加上莫小鱼不断的变化着手法,一时间,杜晓婉慢慢的要蹲下去了,可是依然被莫小鱼抱的牢牢的,唯一的区别是,她的喘气声大了很多。

莫小鱼觉得差不多了,这才像是提着一只小鸡子似的把她抱出了杜曼山的卧室。

一把把她扔在了沙发上,然后扑上去。

面对莫小鱼的突然变化,她显得有些猝不及防,但是也只能是忍受着,就在莫小鱼把她的衣服掀起来时,她明白,自己的最后阵地被攻陷的时刻到了,但是没想到是在家里的客厅里,还是在沙发上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