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下攻小黄文 腰一沉 一个挺身

Kill给了Bill一胳膊肘子,心下有些安慰:“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重情重义。但能麻烦你下次措辞能别这么肉麻么,我担心别人误会你对我有兴趣!”

Bill是个大老爷们儿。纯爷们儿!

他曾经被钱小姐认为和Kill有一腿也就罢了,如今Kill这个当事人也把他往这上面拐,他立马给了Kill他一拳。义正言辞的申明:“你少来!爷是纯爷们儿,只喜欢香喷喷的女人!你这个大爷们儿。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”

“你瞧瞧,你瞧瞧。你这较真的劲儿真娘们儿。”Kill不遗余力的讽刺他。

Bill怒了:“你才娘们儿!”

“你是不是娘们儿,脱了裤子验验,不就一清二白了么。”

“哼,脱就脱!怕你啊!”

“别光说啊!你倒是脱啊!”

Bill还真差点就解裤腰带了。但瞥到薄安安正闪烁着一双亮亮的眼睛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。那眼睛里都是歪歪的笑意,他顿觉自己上了Kill的当。怒吼一声,铁拳挥出:“靠!你个杀人狂魔。你耍我!”

“Bill同志,是你太认真了!”

“你去死!”

“我还要追上老大的一夜九次。怎么舍得死。”

病房里,两人吵不不停,Bill被怀疑性别问题。大动肝火,拳头生猛的砸向Kill。两人你来我往。很快斗在了一起。

年下攻小黄文
一个挺身

薄安安认真的看着两人过招。突然幽幽的问道:“滕少桀。你确定这两个人是你的得力干将?你确定你的江山是这两人陪着你打下来的?”

怎么看怎么不像啊!

司延的手下,一个个紧绷着,就像一支支随时待发的弓箭,而这两个,明显……好幼稚,似乎智商有些不够用……

滕少桀睨了一眼两个傻不拉几的手下,转头看向薄安安,认认真真的说道:“我纠正一下,我可以翻倍的。”

“什么什么翻倍?”

滕少桀勾唇轻笑,脸凑过去,几近完美的五官镌刻而迷人,优雅风范尽显:“一夜九次,可以翻倍。”

薄安安终于听出了话中的玄机,俏脸一红,好不淡定的冲着那张魅惑众生的俊脸,哼道:“无耻!”

滕少桀把唇边的笑容咧的更大了一些,露出洁白的牙齿,表示他是有齿之人:“你现在看到了,我有齿,牙口还不错。若你真的是……那我便让你尝到它的滋味。”

“……”薄安安干脆扭过头不看他了。

她的脸皮,着实挨不过他的厚颜。

这人的混蛋性子,是天生的!是无敌的!

同样是道上的人,和优雅的司延一笔,这货根本就是一个山寨!

滕少桀的双眼却在她转过头后,便氤氲了两潭深沉。

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一点一点的教会她如何适应他的生活,如何在黑与白的世界中游走,如何习惯用他的思维解决问题,如何更好的保护好自己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