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学们为我的胯下之奴 老汉瓜地玩二个小女孩

“这次失败全因为用这针的人,等我查到是谁,绝对要让他好看!”那人忿怒道。

萧扬无奈下把针递了过去,看着他收到裤袋里,忍不住道:“说不定人家没有恶意。”

“我管他有没有恶意!破坏了老子的好事,我会饶他,就不叫程关!”那人怒火已然中烧。

萧扬识相地闭上了嘴。

看来暂时还是不要把真相告诉他比较好一点。

公交车停了下来,那叫程关的人起身昂然下了车,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如无物。萧扬满怀佩服地跟着下了车,问道:“去哪?”

程关上下打量他,突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萧扬爽快地道:“萧扬。”

程关认真地道:“萧扬是吧?你听着,为了你着想,最好不要跟我有什么牵连。就这样,再见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萧扬快步跟了上去,饶有兴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程关不耐烦地道:“你追我不就是因为看到我想暗杀人?这还不够让你警惕?”

说话时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十字路口,和一群人站一块儿等红灯。程关说话的声音不低,周围听见的人无不侧头看他,他却毫无在乎。

萧扬哭笑不得地左看右看:“我说,这话题在这说是不是太劲爆了?”

旁边最近的几个人已经悄悄移远了一点,把两人身边空出了一个小空地。

程关冷哼道:“怕啥?在这说又没人认得我。”

同学们为我的胯下之奴
同学们为我的胯下之奴

萧扬笑了笑:“有理,那我也说一句吧。在我手上死掉的人,比现在站在我们周围的人要多,你说我怕不怕被你牵连?”

这话一出,周围最近的一圈人登时集体一震,无不看向他。

萧扬若无其事地扫了周围一眼,所有人登时都避开了目光,不约而同地再次向远处移远了两步。转眼之间,两人周围已经空成了一个明显的空地。

程关诧异地看他:“你说真的?”

萧扬耸耸肩:“骗你有好处费拿吗?”

程关冉次上下打量了他一遍,半晌始道:“想喝酒就跟我走。”

十来分钟后,两人已经到了一条小街上。街的两旁全是大大小小的食摊,冷淡杯、烧烤等不一而足。这时候正是宵夜的时候,各个摊位都坐满了食客,气氛热闹之极。

萧扬跟着程关好不容易找了个有空桌的摊子,坐下后,后者嚷道:“老板!”

正忙着烤东西的中年老板听到这声音,扭头看了一眼,立刻把手里的烧烤交给了旁边的老婆,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:“程哥!今天带朋友来了啊?呵呵,还是老几样?”

“翻倍吧。”程关随口吩咐了一声。

中年老板立刻答应着跑了回去。

萧扬好奇道:“你好像跟这儿挺熟的。”

程关哼道:“整个澄原,你绝对找不到第二个比这里爽的地方!”

萧扬更觉得好奇了:“是吗?你说得我都有点想试试他手艺咋样了。”

1 2 3 4 5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