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女同学H小说 手指勾出花液+含着一晚上

三人看著昏迷的方云熙还有此刻神经一直绷著的叶清扬,纷纷退出了病房。陈静走在最后面,掩上了病房的门,她忽然觉得叶总对方云熙是真的用情很深,而不是仅仅的新鲜,可是云熙的确值得这样好的爱。

叶清扬就这样痴痴傻傻的看著云熙,她像是睡著了一般,睫毛仍然微翘,只是脸色苍白。

“叶总,不如这样吧,这里由我来照顾,云熙的弟弟那边不是需要人照应著吗?”陈静去而复返,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刚刚叶总曾经去过楼上的病房,说云熙的弟弟情况不好,如果自己再走了,他怎么能一个人照顾两边呢。

“是啊,还有正承那边,那麻烦你了,云熙这边你照顾一下,如果她醒了一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,我去看看正承那边。”陈静的话无疑让他反应了过来,正承是云熙唯一的弟弟,他离世,自己必然是要去处理后事的。

叶清扬到的时候,方正承已经被送到了火葬场,他立马驾车赶过去,小小的少年,此时已经没有了气息,是不是该庆幸云熙此时没有醒,如果她看到正承火化,是会受不了的吧。怀著这样既复杂又悲痛的情绪,他捧著正承的骨灰走了出来。

回头看,庄严肃穆的火葬场,总有些悲凉的味道,在这里,生离死别,在这里化為人世间的一?g黄土,而这是你留给人世间最后的东西。每个人都会从这个地方离开,可是带不走的东西太多,舍不下的太多。

手指勾出花液+含着一晚上
手指勾出花液+含着一晚上

叶清扬的眼角掉下一滴泪,都说男儿不轻弹,此时此刻,他实在替云熙承受著失去亲人的悲痛,承受著这天地间剩下自己一个血脉相连的额亲人的旷世孤独。

方云熙的爸爸妈妈前几年车祸双双离世,而云熙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,葬礼便没有办了,墓碑上,方正承笑的嘴角弯弯,“姐夫,你一定要对姐姐好。”突然这句话又想在了耳边。

“正承,姐夫对你撒谎了,你姐姐她现在昏迷不醒,你弥留之际,她在手术室抢救,我也很想带她来看你,可是,直到现在她还昏迷不醒,你不要担心,我会照顾好她,她一定会好好地。”叶清扬放下手中的雏菊,盘膝而坐。

“正承,我得走了,你姐姐那里也需要我照顾,等你姐姐恢复了,我会带她来看你。”他伸手摸摸冰凉的墓碑,深深看了一眼,然后转身走开。

病房里的陈静静静的守著方云熙,可她如同进入了深度睡眠,呼吸正常,却不能醒过来,教人心焦。她握著方云熙的手︰“云熙,我是陈姐,你快点醒过来吧,我们大家都在等著你醒过来。”

方云熙坠入了一个梦,四周都是黑暗,而只有她一个人在黑暗里独自行走,她”大喊︰“叶清扬,正承,陈姐。”可是没人回应她,只有这寂寂的黑暗,那巨大的黑暗让她想逃,可是周围全是黑暗,没有人烟,哪里都是,她蹲下来抱著头哭。可是,这一蹲她发现自己不对劲了,怎么胳膊腿都变了,小小的胳膊,小短腿,她惊恐的后退,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这是在哪里,自己是已经死了吗?突然眼前跑出来一个小哥哥,他对著自己笑,伸出一只小手,可是这个男孩简直是谷天麟的缩小版啊,这是麟哥哥,她雀跃的伸手握住了那只手。

1 2 3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