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爱小说周 前后夹击啊太深了

这是一个热闹而真诚的夜晚,顾忘几人在这个夜晚里,没有生活中的烦恼,没有商场中的算计,没有尔虞我诈,没有利欲熏心,只有一群执着真诚的汉子,反复的酒杯,不停地劝酒,只求可以无忧无虑地醉上一宿。

这一晚,除了赵以诺,所有人都醉了。

看着这一群睡得东倒西歪,甚至睡到桌子底下的人,赵以诺没有任何的不满,相反,还有着莫名的感动和淡淡的欣慰。

时间没有抹除这些人的真诚,只是生活所迫,他们将真诚埋在了心的最深处。

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睡得香甜的顾忘,赵以诺轻轻地笑了,吻了一下顾忘的侧脸,也安心地沉沉睡去。

“顾忘,已经十点了,快起床!”

赵以诺的声音叫醒了正在沉睡的顾忘,他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,还有些迷迷糊糊的。

想到今天重要的事情,又立马清醒了过来。

“都醒醒,快醒醒。”顾忘起身将几人一个个的叫起来,“时间差不多了,大家不要耽误了今天的正事。”

听到顾忘的话,几人都清醒了几分,今天的事情在他们心里占有巨大的分量,千万马虎不得。

一个个从椅子上站起或者从地上爬起来,开始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“山猫,山猫去哪里了?”

顾忘转了一圈,却没有发现山猫的身影,顿时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“老大,我在,我在这呢。”

性爱小说周
性爱小说周

不知哪里传来山猫迷迷糊糊的声音。

寻着声音找过去,顾忘终于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山猫还没有醒来的身影。

“你这小子,快醒醒!还有正事呢!”顾忘哭笑不得地说道。

“嗯,正事正事,我再睡会。”

山猫嘴里念念有词,翻个身就准备继续睡。

没办法,顾忘只好自己动手叫醒他了。

“哎呀,哎呀呀,老大老大,你轻点,轻点啊,我醒了,我这就爬出来。”

桌子底下传出来山猫痛苦的哀嚎,山猫被顾忘拽着耳朵直接提了出来。

“掉了掉了,快放手啊老大。”山猫求饶道。

看着这一幕,大伙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
收拾了一下,几人赶往p城的公墓。

一路上,兄弟几人再也没有了昨日见面时的欢声笑语,一个个都显得很沉重,各自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来到公墓的中间位置,赵以诺终于见到了那兄弟三人的墓碑,一时间,她的心情也是沉重不已。

墓碑上是三张阳光热血的脸,充满了青春的张扬与活力,还有独属于军人的坚毅冷厉的气质。

三人都带着笑,眼光平静地看着来人,眼前的几位,是他们曾经最亲密的人。

赵以诺看着三块墓碑肃然起敬,而剩余的顾忘几人,早已经是红了眼眶。

三人的墓都属于衣冠冢,当年顾忘几人九死一生地逃了出来,连几人的尸体都无法带出。

1 2 3 4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