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下课男生就把我拉进厕所 他一直在律动

过了一会,王辉才发信息来,说姓段的带着人把陈吉华他们堵在了路口,正在打嘴仗扯皮呢,不知道能不能打起来。

应该是打不起来了。

姓段的带着人去,是为了对付我,陈吉华他们过去的时候,是坐在车内的,姓段的不知道,下山也是如此,不知道的情况下,才堵住路口,还以为是我,但既然是陈吉华他们下了车,这肯定打不起来了,前几天他们都还凑在一起,商量着对付我呢。

打不起来了,真可惜。

我问有没有看到胡安和石浩,两人有没有挂。等了一会,王辉回消息说光线太暗了,两边人数太多,超过上百人,看不到胡安和石浩的身影,死没死,他就不知道了,但车上应该还有人。

“继续盯着姓段的就行。”我吩咐道。

王辉躲在观海峰对面山坡的山上,距离路口有些远,只能通过望远镜观看,这大半夜的,只有汽车的车灯照亮,看的并不全,不知道也正常。但陈吉华跟乔元朝他们一起,也在观海峰的路口,等没有那么多人同场的时候,我再问他就知道结果了。

其实乔元朝他们早就想除掉胡安,接手崇宇码头,只是没有那个胆子,这次石浩被胡安抓了,正好给乔元朝他们一个弄死胡安的机会,就看他们会不会下狠手。

以陈吉华的胆色,肯定会弄死胡安的,但现在大轮渡码头他做不了主啊,早就被乔元朝他们给架空了。就算胡安有附近几个县市的大佬的支持,陈吉华直接动手杀掉胡安,事成定局,附近几个县市的大佬也不好说什么。

他一直在律动
一下课男生就把我拉进厕所

要是没杀,确实就很可惜。

继续等待了十五分钟,王辉说姓段的主动退了,没能打起来。

这在我的意料之中,只能让他继续盯着姓段的,但对方人多,千万要注意安全,就算跟丢也别靠的太近。

其实我更好奇的是,姓段的带的那些打手到底是谁的?估计有七八十个人,胡安手底下可没有这么多,难道是从龙海市调过来的?这也不应该啊,厦门终究是金爷的地盘,姓段的势力在龙海市,外面的势力带着这么多人进厦门来,不合适,容易引起双方的误会。

等王辉另外传回消息再说。

杨锋现在都已经回到了酒吧,他在观海峰路口抛头露面了那么久,姓段的居然没动手,估计是没看到我,他心有不甘,暂时就没对杨锋下手,想等我这条大鱼。但最终等到的确是大轮渡码头的人,还有冉洪派来的人。

姓段的估计会气的吐血。

我和任冲继续躲在大轮渡码头对面两百多米远的车内,用望远镜盯着码头的一举一动,陈吉华他们的人马回来了,进入大轮渡码头。我记得出去的时候,带了四车的人,回来的时候,一共六辆车子。

另外两辆车子,应该就是冉洪派来接头的人了,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收的是什么货,货被胡安藏到哪儿去了。

1 2 3 4 5 >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