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黑色的巨 啊……教室

“苏安久,这瓶子可是在你身上冒出的,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慕司辰通红的眼眶,直直的看着她。

那眼底包含着很多情绪,让她看不懂。

不止是慕司辰,房间里每个人都在看着她,连詹姆脸上都带着不敢置信。

她又偏头,看了眼大床上,不知慕爷爷被谁合起来的双眼,再次睁开,朝着她看来。

仿若在说,她就是杀人凶手。

“司辰……”苏安久呐呐的叫了声。

“别叫我,苏安久,你倒是说啊!”慕司辰大掌紧紧的拽住了苏安久的一只手腕。

跪着的那女佣,在所有人看不到的情况下,头低的快要匍匐在地上,嘴里还无声的念了句,“老爷子,少奶奶,你们可别怪我,我也没办法!”

苏安久苦笑了声。

她还要说什么?

这个时候,就算她再怎么解释,慕司辰都不信任她了。

她沉默了下来,眼睛里也没有眼泪,就这么看向了慕司辰,她轻轻的问道,“司辰,你信我吗?”

“啊!”慕司辰仿若从胸腔里,憋出了一股极大的怒气和悲痛,他捏着苏安久的手腕越发的紧。

就在苏安久以为自己的手腕要被他捏断时,慕司辰猛地甩开了她的手腕,他转过了身,背对着,冰冷的吐出了一个字,“滚。”

苏安久还是不相信慕爷爷就这么走了,她等呼吸稍微稳了些,又拉住了慕司辰的一只手,祈求着,“司辰,我们再让阿初来看看,也许阿初有办法,阿初医术很好。”

紫黑色的巨
啊……教室

“苏安久,你闹够了没?”慕司辰回头,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“我这不是闹,我不相信,我也没有害爷爷。”苏安久音量提高了不少。

她愤怒,她悲痛,她绝望,她不信,也不甘。

“滚。”慕司辰又对着她大吼了声。

苏安久还是不愿意离开,慕司辰又对姜婶吩咐。

姜婶哭的眼睛都通红,对苏安久道,“少奶奶,你还是先离开吧!”

“我不走,姜婶,你相信我,爷爷真的不是我害的。”她一下子好像看到了希望,“姜婶,我们再给医生电话,让别的医生也来看看,爷爷肯定还有救。”

詹姆在一边,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生气,他是能理解苏安久的心情。

姜婶摇了摇头,对着苏安久的态度有些强硬,“少奶奶,你先走吧,少爷心脏受过伤。”

简单的一段话,让苏安久彻底冷静了下来。

是啊,司辰心脏受过伤,不能受太大刺激。

她又很担心他!

可他这个时候连看都不想看到她了。

没再等姜婶说什么,她转过了身,双眼无神的朝着房门方向去。

路过跪在地上那女佣,她还稍停了脚步,一字一字道,“谁让你诬陷我的?”

“少奶奶,我没有诬陷你。”放液体女佣连忙抬起头,看向了苏安久。

1 2 3 4 5 >

为您推荐